观察报告

  • 第九期 第10/12个案例:山东济南银座商城疫情传染

    2020年2月4日,山东济南银座商城燕山店发生员工传染。尽管商场员工都在历下区总工会属地范围、这些员工平时生活和工作接触的都是本地人士,但历下区总工会却囿于“属地管理”的界限,不会主动去了解本地工人的权益状况。

    2020年03月31日
  • 第九期 第9/12个案例:深圳学生工疫情时期被迫复工

    2020年2月1日,一群职业学院学生于深圳某工厂被要求疫情期间签署“自愿复工”声明开工,否则开除。值得肯定的是,深圳市总工会值班室在了解情况之后,找到深圳市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上报情况。不过,接听工人求助的热线似乎变成了职业化的登记平台,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并不了解如何处理劳资纠纷。

    2020年03月31日
  • 第九期 第8/12个案例:北京环卫工人口罩调查

    2020年2月1日,北京市志愿团体揭示一线环卫工人的口罩等防护不足的问题。对于本地环卫工等易感人群缺乏防疫保障的状况,海淀区总工会集体协商部的工作人员并不了解,也就没有抓住时机适时启动紧急情况下的集体协商。东城区总工会工作人员对外界的询问过于敏感,要求联系官方渠道、并表示按照工作纪律需要请示。

    2020年03月31日
  • 第九期 第7/12个案例:广州环卫工人口罩调查

    2020年1月30日,广州市志愿团体揭示一线环卫工人的口罩等防护不足的问题。广州市多个工会对环卫工缺乏口罩的情况不了解、不相信,甚至以非公开信息为由拒绝回应外界对工会履责的监督。

    2020年03月31日
  • 第九期 第6/12个案例:云南北汽瑞丽项目欠薪

    2019年12月22日,云南省瑞丽市,景成路桥公司拖欠工程款,民工讨薪。瑞丽市总工会没有固守公司建会的老方法,而是因应建筑行业细分为不同的工种,据此建立了行业联合会。但针对建筑行业的欠薪问题,瑞丽市总工会表示如果“职能部门需要的话”,工会才会去。

    2020年03月30日
  • 第九期 第5/12个案例:北京绿地集团欠薪

    2019年12月20日,北京市,绿地集团拖欠工资,民工讨薪。望京街道总工会的工作人员强调绿地集团不归他们管。

    2020年03月30日
  • 第九期 第4/12个案例:广东湛江港口工人堵路讨薪

    2019年12月9日,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海安镇西港仔新建设新港口一工程拖欠工资,工人封闭道路拉横幅讨薪。当谈到工会如何代表工人解决欠薪问题时,徐闻县总工会强调“一般是调解”,但调解无效会建议工人找人社局,请政府介入。至于如何预防欠薪,工会认为平时是由住建局来负责,因为“工地是他们管的”。

    2020年03月30日
  • 第九期 第3/12个案例:河北承德水电七局项目欠薪

    2019年12月5日,河北省承德市,丰宁抽水蓄能电站中国水电七局项目部拖欠工资,工人讨薪。在组织建筑工人加入工会时,丰宁县总工会的工作人员认识到,一部分建筑工人可能半农半工,或是不符合加入工会的几大条件。这些不符合条件的工人如何能加入工会?丰宁县总工会认为这不符合工会章程的规定。

    2020年03月30日
  • 第九期 第2/12个案例:广东信宜装修工人讨薪

    2019年12月4日,广东省信宜市,一装修公司拖欠工资,工人讨薪爆料。信宜市总工会将劳资纠纷当作“舆情”, 遇到事件需要“上报”。当上报之后,信宜市总工会就认为事情已经“解决了”。

    2020年03月30日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